我每天晚上无精打彩地驾驶着的士,疲乏地打着呵欠,没客时藉吸烟提神,偶然间也看着街上的美少女,幻想着一个单身女客摇动一对巨乳自动现身。 若非如此,漫漫长夜又如何渡过? 有一天深液,一对男女上车,男的约四十岁,女郎只有二十几岁,狻有姿色,在上车之後,男人己急不及待地摸她的奶,我想,他们一定去九龙塘了,但他却说去水塘,并且要深入水塘无人地带。 我最初以为他们想打劫,但看男人喉急的样子,就放心下来。 的士在静处停下,男人给我五百元,小声说要「开波」。 我明白有些人不租房而利用的士作阳台,目的是寻求刺激,但天气寒泠,要我一个人在外面冻十几二十分钟,太难受了,我要一千元才肯离开。 「你不必离开,可以坐在车上看啦。」男人邪笑。 我震惊又疑惑,以为他想搞什么诡计,但他小声说,有人观战他才可以「作战」,否则失去刺激就不够硬。 我被迫观战,仍要一千元才肯,男人己如箭在弦,马上付钱,只是那少妇有点羞耻感,面红如晚霞,将头埋入他胸前。 作战马上开始,男人边吻她、边将少妇的衣服一件件脱下,她半裸了,我却看不清楚她的乳房。 他将她脱至一丝不挂时,少妇因我在场而有点紧张,正面交合时,她的脚必须抬高至座位上,所以男人命她背靠他的胸,坐到他膝上,由後进入她的阴道。 当她照做时,我坐在前排,正好和她正面相对,她那一对不大不小的乳房,和我触手可及,她看了我一眼,马上脸红地两手掩胸。 男人小心地抬高她的屁股,对准了目标,以阳具插入她的阴道内。 在进入的一刹那,少妇低叫一声,又看了我一眼,羞愧之中带着恐惧,彷佛我变成她的丈夫,捉奸在床似的 而男人却拉下她掩胸的手,想摸她的乳房,但她怕乳房被我看见,急忙又挣扎用手掩胸,两对手在纠缠之中。 我看见她那对雪白的乳房涨红起来,跳动着,充满青音活力。 我有乘机摸奶的冲动,那话儿也硬了 由於少妇的挣扎,她的阴核定和他的阳具产生了磨擦,而使她产生了不安,这不安使她不能自制地升高上身又落下,因而产生了快感,而她那结实的乳房, 更在我面前狂跳不止 男人两支手在大力握着她的两团白肉了,使她的乳房变成各种形状,几乎要射出乳汁来。 他们逐渐进入了忘我境界,我似乎己不存在了,她由低叫变成了呻吟,闭上了眼,嘴角淫笑,似渴望我的热吻,而男人的双手,除摸奶之外,更摸遍她的全身,所以我不时看见她两支奶涨卜卜地在跳动。 她突然张开眼向我笑,眼内淫光闪动,并且不知羞耻地大叫:「啊呀……啊呀…… 好舒服呀……「 这时,男人也兴奋到极点,他将少妇的头扳过去,两支手扶住她幼滑的蛋脸,和她嘴对嘴疯狂热吻。 在狂吻之中,她仍不时上身一上一落地推动,增加快感,他们都看不见我了,而她那涨红了的两颗密桃,乳蒂硬如红枣,放纵地摇动着。 我再也不能自控了,伸出一支手抚摸那女郎的奶,越摸越兴奋,索性用力握住,又软、又热、又硬,而另一支奶,却寂寞地独自在跳弹,我便用另一支手大力握住。 突然间,少妇在呻吟之中不动了,像一支羔羊被狮子一朴按住不能挣扎,而男人也闭上眼不动了:他在向她射精了。 我及时放了双手,看见她的双峰在微微抖动之中。 这对狗男女完事之後,各自穿回衣服,我也送他们返回市区。 少妇在落车前向我索取了的士台的传呼号码,又神秘地向我一笑,我明白了,在我偷摸她的奶时,她是知道的。 对於这样荒唐的怪事,我一笑置之,但後来却梦见了和少妇在交媾。 大约一星期後的一晚深夜,的士传呼台说有位田小姐在一处地方等我。 我驾的士到达时,田小姐竟是那个在车上和男人做爱的少妇,她上车後说去大埔。 车行途中我嗅到她满身酒气,她说她很闷,要请我回家向我倾诉心事。 见我一脸狐疑,她笑说丈夫在大陆工作,每星期才回来一天。 我想起那次偷摸奶的事,开始兴奋,便驾车去她家,泊好车随她上楼入屋。 她扎上防盗链後,我怕她提「黄脚鸡」,四处巡视,见没有人才放心,田小姐说去泡咖啡。 不久,她端来两杯咖啡,每人一杯,而她已换上性感透明睡袍,没有内衣,两支结实的乳房高耸,抖动着,使我有点不安。 我突然看见墙上有张结婚照片,相片的男人却不是上次那中年人,那么她上 次是在红杏出墙 在我的猜忌之中,她以挑战的眼神看着我,显得更大胆而放荡,好像在说:「我是个骚女人,你也不见得是正人君子」 我在羞惭之中低头喝咖啡。 她告诉我,丈夫在内地有了另一个女人,她只是以牙还牙而已。 上次摸她乳房的事使我十分冲动,但她有丈夫,我被良心所责备,想走,却又被她透明睡袍内抖动的大乳房所控制住,以致在吸烟时,手也震动了。 我慌张地将半杯咖啡一口喝完,烫着了嘴,不安地避开她的挑逗目光和摇动的乳房说道: 「如没有什么事,我走了。」 她再次揭穿我那晚偷握她乳房的事,使我又羞又怒,站起来,行向大门。 她追上来,大叫站住,我转身望,她已脱了睡袍、内裤,然後强行脱下我的裤子,迫近我,对我伸了个懒腰,一对硬壳果似的乳房力压在我胸膛上,然後又离开,上半身大力扭动,那又热又弹性十足的两团肉在我身上又磨又压,使我的大炮高举。 她马上一支手握住我的阳具,一对淫光闪动的眼似有烈火在燃烧。 她将个安全套套在我的大炮上,脚尖着地,脚跟抬高,由上向下,张开两腿以阴道吞吸了我的阳具,再脚跟落地,我的宝剑已完全刺入她体内了。 我忍不住大力搓摸她的乳房,更使她饥渴交迫,狂热地和我拥吻。 约一分钟,少妇的朱唇离开我的口,又再脚尖着地升高身体,然後落下,使我的阴茎强力地磨擦她的阴核,而她也开始低叫了,脸红如苹果,秀发在半空飞扬又落下。 我两手摸捏她肥大多肉的屁股,像个婴儿似的拚命饮她的奶,每吸一下,她就发出一声淫叫,每吸五下,她全身就不能自制地大力抖动起来 她用磁性的低音在我耳旁说:「我叫小曼,你爱我吗?」 我神魂颠倒说:「小曼,我爱到你发狂」 这话大大挑动了她的情欲,任她脚尖着地一上一落之中,加上了旋转、力压,使我有射精的冲动,而她也狂叫起来:「哎唷你好劲呀……」 但我马上拔出阳具,制止自己的发泄,而小曼的快感也逐渐消失,她十分不满又疑惑。 她退入房内,仰跌在床,在她一跌之中,那对涨红了的乳房狂跳不止,我扑向她身上,马上占有了她,使她狂喜抱紧了我,饥渴道:「快……快点大力插我……啊……大力哟……呀……我要死啦……啊……标奶啦………」 我以一秒两下的速度向她狂插,操得她浑身发滚爆炸,插得她全身大汗淋漓,湿了的两支奶,滑得握也握不住。 看着她一对劲波的狂摇弹跳,听着她死去活来又快乐又痛苦的呻吟,我更抱紧她、狂吻她,在大力抽插之中射了精。 事後我像小偷一样地溜走,觉得自己不应该和一个有夫之妇上床。 一个月後的深夜,少妇小曼像游魂般坐上我的的士,吓了我一跳 的士在树林停下时,我走进後座,想劝她回到丈夫身边,她却褪去内裤,扯下我的裤子,坐到我身上,我极力克制自己,不摸她、不吻她。 「我已经和老公分居了」她笑道。 她的话使我的阳具马上成了百炼钢,一下便插入她的小洞内。 我迅速解了她的衣钮,掏出两个巨乳来,像搓面粉一样大力狂搓,她狂吻我,高声呻吟,如脱缰野马般在我身上猛摇,不消三分钟,我已向她发射了,我太兴奋了。